写在除夕夜前

忙忙碌碌又一年,转眼就已经是2020年。

今天是除夕夜,按理应该阖家团圆,一家人开开心心围坐在一起,看着春晚,磕着瓜子,一起守夜。

可今年的过年,并不如往年一样。

肆虐的病毒,随着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以及春运人潮的涌动,已然潜伏在周遭。即使是在老家乡下,水泥马路上来往的行人,也已经戴上了口罩。为数不多的几个药房里,口罩早已销售一空。

今年这年,要怎么过?

时间点选得太巧妙了。恰逢春运过年回家,爆发了一场蔓延全球的新型肺炎病毒。如果按照往年的习俗,那么从大年初一到大年初五,基本上都是在走亲访友,人头攒动,觥筹交错间吐沫横飞。

老人不愿意戴口罩。一是信息落后,没有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;二是思维定式,侥幸心理,认为小地方不用担心病毒问题;三是自暴自弃,反正年纪那么大了,真生病也就一了百了。

询问了几个小伙伴,都表示过年哪里都不想去,不想拜年,自己的小命要紧。可一问到家里人的意见,统一回答:拜年计划不变。

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
可以预料得到,今年春节的新闻里,一定会上演「某地一家人拜年,其中一人感染,导致全家集体挂彩」的戏码。拜年,变成送命,可真是笑话啊。

抖音上偶尔会刷到一些讲述中国多么牛逼的视频,比如短短数日就建造好一座地铁站,别国耗时数年的工程项目中国几个月完成。

在人文习俗方面,中国人还差的远呢。面对恐怖的肺炎病毒,老一辈的人们还抱着无所谓的心态,跟病毒亲密接触而不自知。小辈的一再劝说,丝毫不理。

哎……马上就要过年了,还去不去拜年呢?

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