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返工的日常

距离上一次写随笔文章过去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了,今天想起来写,是因为今天返工回宁,要自己一个人艰难度日了……纪念这哀伤的一天。

疫情的爆发,影响巨大,在十八线小镇上,也能感受到日常生活变得不一样。

路是的通,可你敢出去吗?

各个地方的政策是不一样的。

工作地在南京。南京对外地来宁的态度还是友好的,一路上会有常规的体温检测和来路问询,然后就是一路通行。

但是如果要从南京或其他地方回到老家,那么不好意思,不管你是谁,请自行在家隔离14天。每天都会有社区人员通过微信询问体温。

跨省如此,跨县亦是如此。

老家所在的小镇临近两县交界,很多亲戚都在隔壁县。往日里走动也就是不到10公里的事情,电动车来回也就不到半小时。

大概从大年初七左右开始,省道的交界处就设置了关口,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路警+医生值班,为往来的车辆行人测量体温,对外县的人员「劝离」。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。

行路难,多歧路!

返工之路漫漫

接到返工通知是在2月9日,当时是比较欣喜的,因为可以在家多待一段时间。疫情时期,只有家才是最安全的避风港。可是,即便回到工作地,还要自行在家隔离7天……

每况愈下的是,返工通知又延后到了2月17日,隔离时间也延长到了14天。

如果我17号回去,那么正常得回公司上班时间,也要到三月初了……

想要早些回去吧,因为往返车辆人员必须在家隔离14天,所以是找不到愿意接送的车的。可怜我这个无车一族,只能无助得待在家里。

唯一的返工方法就是搭便车。这一搭,就从9号拖到了20号,才找到一个同样要回宁工作的老乡。

我们早上9点左右出发,途径两个路口都被封路了,最终只得绕道高速。这一绕,又在收费站遇到堵车。

返工只是苦难的开始

回到南京后,遇到两个问题,简直让我痛哭流涕。

吃饭问题

我是个对吃饭没有太多追求的人。在我的吃饭观里,吃饭就是为了生存,只要吃饱营养跟得上,吃啥都行。

吃饭追求的是营养价值和高效,讲究效率。因此,我是无法忍受花1个小时做饭给自己吃的(很多人做饭是内在驱动,是一种兴趣、一种享受,而我目前没有)。人都是被逼得走投无路,做饭也一样。自行隔离14天,总不能一直点外卖(也不放心)或者吃方便面,绝对营养不良啊!

合租问题

一个单身狗,又不做饭,当然是找人一起合租了!合租房平日里没多大问题,最多也就是一个人多口杂,「人身安全」可能没保障。可我一个184身高的大男孩(恬不知耻),当然无所畏惧了!

但在疫情背景里,你是什么人都没用,只要有一点点交叉感染的风险,那都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共用卫生间,马桶、淋浴喷头、洗衣机……无法想象,如果一位室友携带了病毒,会发生怎样的后果。

应对措施?

自己准备点酒精,上厕所、洗澡前、洗衣服前都喷洒一点,尽力就好了。

衣食住行,所谓民生。

希望疫情尽快稳定,逐渐控制,早日消失!